咖啡館奇遇記

在咖啡館邊享受咖啡香邊上網,是我在多年前染上的嗜好……

前兩天,當我將咖啡從櫃檯端到桌上,打開電腦準備當天的咖啡爬網之旅時,有個陌生人開聲向我要了一根香煙;我端詳了許久,將香煙遞給了他,並為他點火。他穿載一般、戴細框眼鏡、短髮、身上帶著將有手提電腦的黑色包包,年約40來歲。

不久,他開始自言自語地在述說他當天的經歷:遺失錢包,不清楚是忘了帶出門還是遺漏在公車內;由於身無分文,餐廳不願給他吃飯;計程車司機以極不友善的態度拒載……這是他最不幸的一天!接著,他嘗試與我談話,告訴我他是從事電腦工程業,曾經在多間大公司服務。直到3年前決定自立門戶,以自由身分工作。他的妻子在7年前逝世。他很少到馬六甲市區,而且本身很少親友。

於是我告訴他,我可以開車送他回家,但這得等我將網絡工作完成後,才啟程。他同意。我偷偷在他手提電腦螢光幕瞄了一眼,他竟然在玩網絡扑克牌!(很難想像一個遺失了錢包的人還會有心情玩牌。)他竟然還可以厚著臉皮向櫃檯要了一杯白開水(免費的)。

片刻,他接聽手機和對方談了幾句,轉身告訴我,他必須到咖啡館附近的假日酒店(Holiday Inn),為對方維修電腦。我說:「好的,你或許可以在那兒尋求援助;如果真的沒有人送你回家,可以打電話給我。」我和他交換手機號碼。臨走前他想向我借錢,我拒絕了。

當天我並沒有接到他的來電。

昨天早上,我傳了一封手機短訊,問候他是否安全回家。他的回答真令我感到好氣又好笑!

「No. I was overnight in the park. Morning Kent. N this is the last sms. Phone credit finish. Thanks forever ur concern. Later i try to walk my way back.」

(譯:沒有。我在公園裡過夜。早安,肎。還有,這是我最後一封短訊。手機沒額數了。永遠謝謝你的關心。待會我嘗試走路回家。)

我自問:「他為何不用最後一封短訊來求助,而用之在向我訴苦?」我將此事閣置一旁。

今早,我如常光臨同一間咖啡館,竟然看到這位先生,坐在前天位置,他的桌上依然如前天般,沒有飲料或食物……我毫不客氣地坐在他旁邊,隨口噓寒幾句。他的臉色極為難看,尷尬。他開始忐忑不安,不出10分鐘,他抬起電腦移到非吸煙區去了。

我想:前天他遺失的錢包,沒錢買飲料或食物,理所當然;今天為何又是同樣情況呢?

正當我在撰寫這篇文章之際,他把頭探言來吸煙區,向我要一根香煙……這次,我拒絕了。他自討沒趣,走了。

咖啡館提倡顧客至上,賓至如歸的理念,所以職員們對這位未曾購買飲料的「顧客」,不知所措,唯有讓他來去自如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