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車鬧脾氣了……遇到貴人

稍微用心觀察,就不難發現身邊許多小人物背後其實有很多不為人所知的感人故事……只是不多人有這機遇去瞭解他們的經歷……

昨天汽車發脾氣,罷工了!原本排得好好的日程,眼看就會因為交通出現問題而變得七亂八糟。

遇上這樣的事情,不自覺地就會仿傚電影主角般將引擎罩打開,然後似忙非忙地亂弄一通、左敲右打地,期望汽車可以正常啟動……當然,人生並非電影!不懂就是不懂,以為胡亂地以為這麼搞就可以解決問題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。

我居住的地方,若沒有自備交通工具,就吋步難行……甭想可依靠公共交通工具。

這時,我唯一夠做的是,撥電話推掉所有的預約,把精力和心思集中在車子:到底它不滿意甚麼?我忘了給它甚麼?它哪裡出的病?要怎麼做才能夠讓車子正常發動?

想來想去,還真是徒勞!我決定去住宅守衛亭裡,藉由與守衛員聊天來冷靜一下腦袋。不過,這還算是一個不錯的決定……

守衛員告訴我,住在U棟一位大叔,是個很熟練的機㭜師;不過他現在是全職奶爸,照顧兩個孩子:兒子上午課、女兒下午課。依照他的日程推算,也差不多是載送女兒上學家途中,待會就可以向他請教。

薩比利看起來身型中等,有個不大不小的肚腩、戴著黑框眼鏡、一身運動裝、一副「甚麼事都難不倒」的神態向我走來,問:「你的車怎麼啦?」

「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……早上,我把車子啟動後不久,它就自己熄滅……然後就不再動了……我弄了……(一大堆講了誰也不會懂的內容)……還是發不動。你有辦法弄好嗎?」

「打開引擎罩來看看……」

我知道這時我應該保持沉默,依照他的指示做就是了。多講一句都顯得無濟於事吧。

薩比利以極熟練的雙手,觸碰引擎的各個角落,然後轉身去他的自己的客貨車上取出一箱工具……他的眼神就突然間變得好像看見他的初戀情人般……我可以感受到他那股對機㭜的熱情。

對於我這種雙手只會在紙和筆之間(當然現在是在「鍵盤和屏幕」間)飛舞的人來說,只有看的份爾。

不出5分鐘,薩比利望著那堆鐵,輕聲對我說:「試試啟動一下……」我應聲去轉動鑰匙……可以了……嗎?

「不行。看來只剩下兩個可能性……」薩比利又繼續讓他的雙手在鐵塊、氣管、油管、電線間舞動。這簡直可以比拼賽車場機㭜師的技術……雖然我聽不懂機㭜語言,但卻可以感受到的我汽車在他的親撫下,安祥了不少。

薩比利再次說:「再試試啟動一下……」我照做,但還是啟動不了……我開始擔心了!

他把我召到車前,用手指著一塊暗銀色、有五條黑管連著的東西,然後邊用布抹掉手上的油漬邊說:「這個部件故障了,你去買個回來,更換就可以了。如果你不會撤換,東西買到手了就通知一聲,我安排時間來幫你安裝。」

我謝了他,原本想支付一些小費作補貼。薩比利揮揮手:「免了。沒有別的事,我要回家準備午餐給兒子。」

第二天,我搭乘公車去市區購買那薩比利說的零件—— 配電盤(Distributor),費了整個早上,好不容易將這個𩝽件帶回家……那時己經晚間10時了。我仍厚著臉皮撥電給薩比利……他婉轉地回絕我的要求,因為已經太晚了。不過,他簡單清楚地指示我怎麼將那個零件撤換。

我按指示裝好了……我的車終於發動了!但感覺上車子好像呼吸困難般,而且帶有咳嗽的跡像。不過,我可确定已撤換的零件的确是車子不要發動的導因……目前只乘下微調,就可以讓車子健復了。原本想又再撥電給薩比利,但看看手表,兩個指針已經重叠指在12……

心想:「還是等明天吧!」

第三天,我在睡夢中被手機鈴聲吵醒,一看來電顯示,是薩比利!我匆匆忙忙換上衣服,趕出門口等候他。

他從他自己的車內取出幾個工具,以極熟練的手法在我的車引擎廂內稍微轉動了一會兒。我的車竟然好像吃了超級維他命那樣,生龍活虎地咆哮。

薩比利淡淡地道:「好了。」

我打從心底感激他肯撥出時間、拿出經驗,來幫助我渡過難關……而且分毫不收!

我的心哪會過得去呢?我從錢包抽出僅有的50元,塞進他粘滿油跡的右手,道:「就只有這麼一丁點,意思、意思……拿去買些好吃的給你的兒女吧……我佔用了你陪伴他們的時間……」(總之胡亂把大大堆理由抛出來,希望薩比利不要拒絕……或嫌少)

薩比利緩緩地說:「只要10元就夠了……」

我堅持地要他把這個數額給他,因為他為我解決了我完全無助的大問題。他也不好意思再推出,就默默收下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